所有的害怕最后都会成就更好的自己

6.webp.jpg

【一】  

张幼仪同徐志摩七年的婚姻里,一直在害怕,一直都是一副“卑微到尘埃里”的姿态。

她怕什么?她怕她的丈夫徐志摩。徐志摩对这场婚姻的态度是:“媒妁之命,受于父母。”他在这场婚姻中的责任就是给张幼仪一个孩子,完成家族传宗接代的使命,其余的什么都没有。

因此,张幼仪在这场婚姻受尽了徐志摩的冷淡,甚至是精神凌迟。别人眼中的浪漫诗人,才气逼人,谦谦君子,在张幼仪面前展现出最为残忍的一面。1918年,徐志摩碍于家庭压力不得不接长期分居的张幼仪来到身边团聚,接船的时候,徐志摩露出的“不想到那儿的表情”令张幼仪的心凉了一大截。之后在英国和德国共同生活的那段时间,徐志摩表现出了最为刻薄冷酷的一面。张幼仪临近产期,倍感孤独害怕的时候,徐志摩为了追求林徽因,拿来离婚协议要求离婚,并要求张幼仪打胎。张幼仪说:“有人因为打胎死掉。”徐志摩冷冷的回答说:“还有人因为火车肇事死掉,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?”


因此,这段婚姻中,她怕她的丈夫,她怕丈夫对她冷言冷语,对她提离婚,怕得不到丈夫的半点温情。但即使再委曲求全,新派才子总是要“无爱之婚姻忍无可忍,自由之偿还自由”。

无论张幼仪心静如何悲苦,她最怕的事情还是来了。徐志摩仿佛他诗歌中描述的那样:“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”,潇洒地结束了同张幼仪的这场婚姻,视之为解脱。

张幼仪也解脱了。她的人生分为“离婚前”和“离婚后。”“离婚前”她什么都怕,“离婚后”她无所畏惧。的确,她无需害怕。先不论比起徐家还要显赫的家庭出生,张幼仪极具才华。离婚后,她留在德国读书,学习幼师掌握了一项本事。德语也说得很好,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东吴大学(现苏州大学前身)教授德语。后来,凭借雄厚的人脉关系和家庭背景,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总裁,创造了当时的金融奇迹,并带着这家银行走过了动荡的岁月,直到解放后公私合营。她创办的云裳时装公司成为大上海的时尚窗口,众多名媛包括陆小曼和唐瑛都是这里的常客,赚得盆满钵满。

与徐志摩在婚姻存续期间表现出的毫无掩饰的鄙夷和厌恶,“无所畏惧”的张幼仪倒让徐志摩对她刮目相看。离婚后徐志摩似乎更加尊重张幼仪,两人相处似乎比原来还要融洽一些。徐志摩写给陆小曼的信中写道:“C(张幼仪)是个有志气有胆量的女子……她现在真是‘什么都不怕’。”

1953年,张幼仪五十三岁。她准备再婚。这个前半生婚姻坎坷的女子终于收获了世俗的幸福。在询问儿子对再婚的意见时,儿子的回复中,爱母之心,跃然纸上:“母孀居守节,逾三十年,生我抚我,鞠我育我……综母生平,殊少欢愉,母职已尽,母心宜慰,谁慰母氏?谁伴母氏?母如得人,儿请父事。”1967年,张幼仪同第二任丈夫苏记之前往英国和德国柏林故地重游。不知此时,面对旧日情景,她心中做何感叹?

晚年的张幼仪曾经对侄孙女张邦梅耐人寻味的一句话:“我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。若不是离婚,我可能永远都没办法找到我自己,也没办法成长。他使我得到解脱,变成另一个人。”这句话,其实说尽了张幼仪的怕与不怕。  

  【二】  

张幼仪1988年在纽约逝世,享年八十八岁。她的经历仿佛是一个遥远的故事,停留在徐志摩的风流韵事中,不再同我们相关了。可是,她的故事只过去了那么短的时间,还不足以淹没在烟云中。今日的女子,何尝不是像她一样,挣扎在怕与不怕中。

我曾经认识一位研友。学校的那个自习教室里24小时不熄灯,一座难求,不仅校内学生拼命占一个座位,也吸引了不少校外人员出高价“租”一个位子。她就“租”在我右手旁的位置。

我记得她是八月份来的。当时我正在埋头看书,她悄悄地走到我的身边,告诉我里面是她的位置。我很诧异,昨天旁边还坐着一个男生。今天就成了她,而且看她已经没有任何学生气了。我心中暗想:“大龄考研生?”

在那时的我看来,的确是大龄考研生了,她告诉我她30岁了。后来关系混熟了,我们就组队复习。相互监督到自习室的时间,今天背了多少单词,今天的正确率和效果如何。课间休息一起到食堂吃饭,刷我的食堂卡,她给我现金。

渐渐地知道她为什么选择在八月份考研。毕业后工作了两年,结婚,自然而然就辞职在家做家庭主妇。做了六年的家庭主妇后,她同老公的关系越来越糟糕。两个人的交流越来越少,甚至她独自出去旅游,老公也觉得大松一口气。而她更加战战兢兢,害怕老公回家晚了,害怕老公有口无心的玩笑,讽刺她是一个吃闲饭的人。

我曾经很直白的问过她,那你为什么不出去找个工作呢?她幽幽地说:“你以为我没有?我曾经有一年的时间每天都在刷招聘广告,越看越害怕,越看越惊心。我看着心动的岗位,没有一条要求我是具备的。我可以勉强一试的工作,基本上就要和一些年轻人竞争。而且,养尊处优的生活过惯了,我已经失去了走出去搏击风雨的勇气。”她变得越来越焦虑。

她对丈夫和她之间的关系也感到厌倦。两个人都小心翼翼,努力不触碰对方的禁区,免得又是一顿鸡飞狗跳。表面的礼貌客气,使得两个人的渐行渐远。最终,她害怕的事情发生了。她的丈夫要求离婚。房子和车子都留给了她,她的丈夫则带走了大部分的现金存款。

经过了几个月的消沉之后,她突然反应过来,她已经没有时间焦虑了。职业打拼的第一个黄金阶段她没有把握住,第二个黄金阶段三十岁到三十七岁她应该把握住。于是,她决定考研,重新学习,实现经济独立。

我心中一阵唏嘘通过。原来考研还有这么一层意义。她成了我的励志榜样。

考研公布的时候,可惜我没有过线。但很为她开心,她没有考数学,结果有惊无险的进入了复试,成为了那一届年龄最大的在读研究生。

后来,我找了工作,离开了那座城市,努力应对一地苟且,和她一直有着断断续续的联系。有一次和她在微信上聊天,给我看了不少她孩子的照片,看上去她幸福满足,容光焕发,和几年前疲倦的她判若两人。  

  【三】  

不论婚姻中的对错和道德,张幼仪和我的研友曾经那么害怕生活中平地起波澜,改变她们的婚姻和生活的轨迹。可以,无论在怎么逃避和委曲求全,越怕什么越来什么?

为什么会害怕?是因为人的潜意识已经告诉我们这是不远的将来,我们的生活中最大的危机。为什么会逃避?因为已经失去了搏击的勇气。

你的害怕,是一个调皮的小鬼,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欺软怕硬。你越恐惧,这种害怕就越得意;你越不在意,越要战胜它,他就跑得远远的,踪迹难觅。

当张幼仪携不可避免的趋势而来,痛苦过后,经过一番搏击,她渡过了人生中最晦暗的时光,有了后来属于自己的精彩;而我的研友,经过一番寒彻骨的改变,虽然不能成为什么传奇人物,但也努力打破了生活的藩篱,让生活走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轨迹上。

两个不同时代的人,在婚姻中经历的怕与不怕都是相同的。但同样的情形在职场上同样成立。

每一次辞职都像是一场火灾,会把过去的一些痕迹和舒适烧成灰烬。重建这种精神上和习惯上的家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于是,我们见过不少这样的人,一方面不停地抱怨现在就职的公司各种不足,从薪资到同事到办公氛围到老板,现在的企业一无是处。但是听他们说辞职,说了几年也许都不见行动。直到发现周边熟悉的同事一个个渐渐离开了,新入职的同事比自己更有年龄优势。他们的“害怕”最终比自己想象的严重,因为潜意识虽然告诉自己有危机,但内心却选择了鸵鸟心态。

但是换一种应对方式,却找到了内心更好的自己。我也曾经担心自己学不好英语,但是历时两年的时间,在满心疲倦中一点点的坚持下来,虽然我也比不上那些英语大神,但是再次需要面对实用英语的场合,我终于不在害怕。

除非你是电影中的孤胆英雄,或者你已经面对生死审判,你的害怕才找不到应对之法。害怕,其实是潜意识在告诉你,某些事情该采取行动了。积极采取行动,应对害怕,也许不用经历一番寒彻骨的改变,你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。

文  熊琳

共有 0 条评论

Top